中房报·调研行动
A+
北京“一老一小”服务调查:盈利难发展慢,缺人缺地缺钱困局待解

中国房地产网

2021-10-18 20:40

目前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在家庭环境、养老设施等方面仍存在一些薄弱环节

目前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在家庭环境、养老设施等方面仍存在一些薄弱环节

北京“一老一小”服务调查:盈利难发展慢,缺人缺地缺钱困局待解

彭红侠/摄

缺人、缺地、缺钱以及缺乏明确的政策引领,是“一老一小”建设的难点。

彭红侠/发自北京

缺人、缺地、缺钱以及缺乏明确的政策引领,是李伟眼中“一老一小”建设的难点。

作为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敬老志愿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李伟非常明确国内老龄化进程。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7修订版)》预计,中国将在2034年前后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2050年老龄化达26.3%,2060年后逐渐稳定在30%左右水平。北京也不例外。根据《北京市“十三五”时期老龄事业发展规划》,北京全市常住老年人口340.5万,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5.7%。截至2020年底,北京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已达378万人,预计到2021年年底,北京将有近20%市民是老年人。

为了应对老龄化,相关部门已有所意识并出具相关政策文件,但由于种种原因,各个层面仍在困顿与摸索中前行。

“一老一小”社区试点3个月折戟

位于海淀区田村路的玉海园是北京市西部最大的综合型社区之一,也是全国首家社区“一老一小试点工程”。据记者了解,小区内常住居民5000余户,常住人口约2万人,其中65周岁以上老人就有2000余人,80周岁以上老人200余人;0—3岁学龄前儿童200余人。

“与玉海园同步入选试点工程的还有9家社区,不过其均位于其他省份,北京市‘一老一小’试点工程仅此一家。”李伟透露,自2018年4月起玉海园就开始筹备准备工作,并由国家发改委、民政部、老龄委和卫健委四大部委共同督导。

历时两年,到2020年1月玉海园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终于完工。落成仪式上,北京市委、市政府,海淀区委、区政府,全国老龄办,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国家发改委“一老一小”项目组,国家卫健委等相关部门均出席仪式,并对项目寄予殷切期望。

出乎意料的是,光环加身的玉海园社区健康服务中心仅试水3个月就被迫停止营业。

“去年北京发生多次疫情是项目难以持续运营的导火索之一。但更重要的是,项目还面临资金、人才、资源等多重压力,以及商业性和公益性平衡的考验。”李伟表示,在“一老一小”养老驿站主体上,社区组织与商业机构有很大不同,前者组织构成决定了其更偏重社会公益,尽量免费或者以较少代价让民众获得最大程度利好;后者则更多看重项目的商业和盈利属性。

李伟介绍,在玉海园前期阶段他们整合了诸多专业养老机构和相关资源,但更多还是带有商业色彩,“我们不想在项目前期老百姓还未受益时就被收取大量费用,这不是我们的初衷,也不符合政府要求和导向。”

实际上,商业化问题不仅存在于玉海园,在社会资本投资运营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也需要慎重考虑,如何实现盈亏平衡、可持续发展,如何进行流量分配、利益分配,如何实现相得益彰、良性发展等问题均需要思考。

除此之外,社区养老所需资金规模以及出资建设主体也很关键。据记者了解,北京玉海园健康服务中心前期资金主要来自社会募集及相关人士捐助,资金规模较少且渠道单一,这对于投资大、收益低、见效慢的社区养老项目来说远远不够。

运营3年养老项目仍难盈利

北京“一老一小”服务调查:盈利难发展慢,缺人缺地缺钱困局待解

丰台区福海棠华苑养老驿站主题活动。 (受访者供图)

在北京福海棠华苑养老驿站门口,张先生正等着接两岁多小儿子,“自从有了这个驿站,我们当父母的省了很多事,孩子也被照顾得很好。”

就在张先生接受采访时,托幼老师带着孩子走过来,告诉了孩子一天饮食和健康状况,以及孩子的学习进展和内容。

这是北京丰台区福海棠华苑养老驿站每天都出现的场景。作为北京市国资公司旗下诚和敬养老公司打造的“一老一小”融合驿站,诚和敬福海棠华苑养老驿站服务覆盖区域内户籍人口17760人,其中60岁以上老人为3560人,80岁以上老人为580人,可为覆盖区域内老人提供老年营养餐、康复理疗等基础服务内容。

在此基础上,福海棠华苑养老驿站还为辖区0至3岁小朋友提供日托和亲子活动。驿站负责人刘远表示,“一老一小”服务不仅是提供一个可以带孩子的场所,还需引入专业早教机构,根据不同年龄孩子提供早教类、日托类、多元智能课堂等课程。

“养老+托育相融合,养老驿站为学前托育解决了餐食和场地问题,可以降低社区服务机构运营成本。且老人和小孩们在一起,精神感受也会不一样,孩子们给养老驿站注入了很多活力与欢乐。”刘远表示,除了一老一小特色运营外,福海棠华苑还在街道社区支持下响应社区长者及居民需求,将便民小超市“塞”进了驿站一楼,每天送达的新鲜果蔬与奶制品解决了长者们买菜难问题。

“小区居民尤其是老年人买菜是比较困难的事情,距离最近的也有3公里,设立便民超市的第一目标就是让老人不用跑太远买菜。”刘远介绍。

记者走访驿站发现,福海棠华苑养老驿站向社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护、文化服务、助餐、健康管理服务等40余项服务,项目按小时或次数收费,价格非常亲民。以日间托管为例,(在站)收费每次100-200元,8小时最低120元,平均每小时15元;两荤两素一汤一饭的老人餐也不足20元。

“做养老多少都得有点情怀,需要集团补贴才能持续运转。”刘远透露,自2019年开业至今驿站都在亏损状态。不过,随着目前驿站探索的市场化服务不断增加,这一情况已经得到好转,亏损幅度正在收窄。

试错阶段的困惑与成长

6年前,北京市制定实施《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这也是全国范围内首部关于居家养老的地方性法规。

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对此表示,目前北京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已经成型,全市建成超过1000家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覆盖相当大范围,但功能尚不完善,发展也主要依靠政府补贴,尚未发展成长为一个成熟模式。

刘维林建议,目前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在家庭环境、养老设施、医养结合、服务队伍等方面仍存在一些薄弱环节,有待提升。

在北京颐佳养老创始人翟宁看来,目前养老最大问题是中国养老模式没有保险介入,老年人在购买养老服务上有一定资金压力。她认为,老年人不舍得花钱购买养老服务是养老业发展困难的关键。

此外,翟宁认为,居家养老服务提供商只有整合下游服务商资源才能降低成本、保障质量,但目前下游产业还未发展成熟,无法形成产业链。“我们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平台,希望为老人评估到价格合适的、品质有保障的服务,但目前可选的服务实在太少。”

“当然还有政策需要完善,现在从事养老服务工作在办手续时过于复杂,制约了养老发展。消防部门规定,3层以上不能建养老机构,这对一线城市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实际过程中,一些政策滞后给养老业推进也带来了很多问题。”翟宁坦言,目前政府在养老方面探索还处在试错阶段,出台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中,给社区居家养老机构运营还是会造成一定影响。

“人口老龄化是一个个社会问题,要使社区‘一老一小’的好设想、好政策实实在在落地,只有社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特别希望在相关政府部门的参与和支持下,有具体指导文件落地。”李伟表示,目前很多问题还需要有关部门综合、整合现有相关政策文件,出台一个关于社区开展“一老一小”工程的指导意见,为项目运作发展指明方向。


编辑:温红妹

中房报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北京,“一老一小”服务调查
0
0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